我竟然这么帅

【知乎体】【楼诚】成为一个聪明到能给人安全感的人是什么感觉?

成为一个聪明到能给人安全感的人是什么感觉?



明诚, 明家知名仆人,其实我是一个秘书。




虽然是我来答题,但是我这次要说的我的先生。



先生简直可以说是一直站在智商巅峰的男人,用其他答主的话说就是“用智商就可以碾压的问题,从不用情商”,先生就是如此。说到这里想叹口气,原因参考我上次答的关于情商的题。



他曾说过庆幸有我这样可以和他比肩的人在他身边。



我跟在他身后连走带跑追了十几年才勉强混了个脑电波同频。若说比肩,我是何等惭愧,对于我来说,先生从来都是让我难以望其项背的。




我十岁被先生带到明家,也能有幸唤他一声大哥。



他命人对几乎要虐杀我的养母说“你要折辱一个孩子,你要虐杀一个人,我就偏要他成才,成为一个健康人,一个正常人,一个受高等教育的人。”



那时候他逆光站着,如同我的救世之主。



他把着我的手教我写字,他笑着把我抱在怀里把下巴抵在我头上看书,他歪着脑袋听着我读单词给我纠正读音,睡前他斜靠在床上给我读书。



我数过他手上的纹路,感受过他下巴抵在我头上嘴唇启合间痒痒的感觉,看过他歪着脑袋时挺立的鼻梁,亦数过灯下他根根分明的睫毛。



在那个时候,比我大九岁的大哥,就是我最巍峨的山。他的聪明和沉稳,让我童年的噩梦像渐退颜色的纸张一般隐去。



我对他,钦羡多过于依赖;想象多过于占有。



小的时候他在旁给我讲诸葛亮的故事,明台那时候粉嫩的如同瓷娃娃,在一旁拍着手说大哥就是家里的诸葛亮。



大姐戏称慧极必损。

我把学来的知识一拼凑,心道,慧极必损不就是死的早吗?

我心下登时不知如何是好,心里害怕也不敢说出口,怕遭了骂。



那时我已经和大哥分开在不同房间睡,我就想了个笨法子,夜里等他睡了之后,偷偷摸摸跑下楼进到他的房间里,伸手探探他的鼻息,确定一切安好之后再偷偷跑回去。一夜往返三次有余。



年少的心思怎能躲过他?



这样的日子连续了三日之后,他终于在我又一次把手探到他鼻子那里的时候抓住我的手睁开了眼睛。



他翘翘嘴角,还没来得及问我干什么,我便如同被扎破的的水球,眼泪哗哗的往下流。


嘴里一声一声喊着哥哥,也不知道其他的该说什么。



先生笑着把我揽到床上,用被子一裹,“我给你讲讲诸葛亮年老的事。”



我哭的直打嗝,抽抽搭搭的问他诸葛亮不是死得早吗。



他手在我背后轻轻拍着“不早,要是放到咱们这年代,他的一生也不算短。”


此后我若是害怕,先生都会把我叫到他的房间睡,三言两语把我害怕的事当做故事轻轻化解。



我那时候总是在想,哥哥可真聪明啊。


现在回头想来,小时候的深夜熟睡,大都来自先生的给的安全感。




出去给明台打个钱,先到这里吧。

————————————————

很多人问我对于先生是怎样的一种感觉,其实这很不好解释。


其实我是很自私的,我之所以愿意跟先生在一起,是因为我看到了先生身上拥有别人没有的闪光点,所以急切的想要跟他在一起,在一起以后发现他身上确实也存在缺点,但是即使是缺点,我也只希望我自己能够拥有。


写到这里的时候先生探过来头看了看,笑骂我无理,指着我上面的字说“感情不是占有,是分享,是互补。”


争了半天也没争赢,那么就听先生的吧。


题外话就不多说了,继续讲。



长大之后先生依然以各种各样的姿态给我,以及家里的所有人以安全感。

那种感觉就像是,即使我已经站在悬崖边了,我也相信先生能不让我掉下去。



不过这时候先生的聪明已经体现在通过跟别人斗智斗勇来给我们安全感了,大都是隐性的,我也不便讲了。



但是记得比较清楚的是一件因为明台的事还有一些政治方面的冲突,具体我也就不好透露了。总之大姐因为太过于气愤以至于在先生的对手以及先生面前失态,差点因为情难自控说出先生一直小心隐瞒的东西,先生情急之下狠狠打了大姐一掌,我跟大姐一时都愣了,我几乎皱着眉头想冲上去拽着他领子问他为何要对大姐这样。



他接下来说了几句话,句句伏笔,用他对手听不懂的话把原委解释清楚。末了,他让我送大姐回家。



我抱着几乎昏厥的大姐往回走,他的对手用怜悯的眼光看着我们一家。雨虽然很大,但是真的没有迷茫和无助的感觉。因为身后是他,前面是家。



先生的一个同事,因为家里出了一些问题,把他家的孩子寄养在我们这里一个月。因为我着实喜欢这孩子,所以他的起居我不忍假手他人,除了特别忙的时候,其他的时候几乎都由我陪着他,照顾他。先生也就是有空的时候教他写字,读读书什么的。因为先生不苟言笑,所以他在先生面前总是怯怯的,在我面前就玩的开心的多。所以我心里一直觉得他应该是依赖我多一点。



直到一天晚上下大雨,雷声很大,他一个小小的人儿在房间里肯定害怕,我慌慌张张披了衣服起身,刚打开房门,他小小的身板便撞在我的腿上,整个身子仰躺了下去,我伸出手还没够到他,他打个滚儿站起来,挥舞着手一股脑窜到先生怀里,瑟缩着喊“明楼叔叔,我怕,明楼叔叔……”



我呆立在一边哭笑不得。先生用唇语调笑我“跟你小时候一样。”


我乜他一眼,轻轻关了门去另一间房睡。


第二天吃早饭,他坐在我的腿上,阿香给他喂饭。先生边饭吃边逗他“今天坐在阿诚叔叔的怀里这么乖,怎么昨天爬我身边去了?听你喊我的名字不像认错人呀。”


他不好意思的往我怀里缩缩,小脸探出去一点“明楼叔叔的怀里……有安全感……”


大姐、大哥和阿香都笑成一团,只有我跟明台眼波转了几圈对上了。


我和明台小的时候也是这样认为的。


不,我现在也是这样认为的。



不过,在最后我要说的是,聪明到能给人安全感是很累的一件事。先生常常有头痛的毛病,思虑过多便会愈发严重。如果真的可以,我反而希望先生属于平凡人。愿他长安,喜乐。


题主呀,平淡是福。



————————————————

格式终于好了。

另外解释一下我的苏点。

我是我笔下的阿诚苏,阿诚眼里的大哥苏。

以上。

评论(92)
热度(1065)

能令暂开霁,过是吾无求。

© 我竟然这么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