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竟然这么帅

【知乎体】【楼诚】拥有一段细水长流的感情是怎样的体验?

大哥的。

酸。



拥有一段细水长流的感情是怎样的体验?


明楼, 早安,阿诚。


最近诸事繁多,手忙脚乱。早晨阿诚将诸事揽下,我才偷得半日闲工夫,闲逛一圈。



今日竟被邀请来讨论这般缱绻情深的话题,明楼本不是柔肠百转之人,我与阿诚更不是情意绵绵的眷侣,如今来到这个题下,算是强行回答吧。



不当之处,敬请见谅。



他是被我带到明家的。



他初到我家时,心思细腻而敏感。稍有风吹草动便如惊弓之鸟。

总是冷着张小脸,明台递的小点心不吃,明台递的小玩具不玩,我早晨出门的时候把他放在哪里,下班回来必定还是原地,而且必定还是一脸端庄的模样。



所以我一直觉得他看起来不像是受过虐待的孩子,甚至他骨子里没有那种自卑,仿佛连骨头缝里都生着骄傲。



明台自幼调皮,比他小还爱招惹他,他从来不哭也不还手。只有等我发现怎么回事的,才扁扁嘴扑到我身上啜泣。



怕雷,怕屋里有人挥扫帚,怕和那时候桂姨年纪差不多的女人独处。只有在这种时候我才能感受到他的的确确只是个孩子,而那些过往也确实如钉子楔入木板一般楔在他身上。




这些经历已然过去,我能轻易将他说出来不代表我们能轻易将他忘记,这里只是随口一提,恳请各位不要向阿诚深究他的过往。




说起他的曾经,虽然是心疼多点,但是如此想来他幼时脾气应是他最好的时候,任由搓扁揉圆,最差不过捏起小拳头扁扁嘴委屈的喊声哥哥,现如今,稍有不如意,便要上手招呼,嘴下更是不留情。




明楼明楼一声声唤的,没大没小。




每每思及,甚觉家规尽毁。




昨夜就此事同大姐提起,本觉得能得到大姐同情,然后痛定思痛,严正家风。



不料大姐斥我“难道这不都是你宠的吗?你看看明台,你看看阿诚。一个个哎哟跟阔少爷似的不得了哦。”



训此话时,大姐正拿着钱往明台口袋里塞,怕他零花钱不够。

训完此话十分钟之后,大姐训斥我不给阿诚加工资,阿诚连新衣服都没添。

吾明家两幅面孔之行为,皆由大姐处传来,我明楼,这个锅不背。





扯多了便有跑题之嫌,正回来话题。




何为细水长流?意为力量微小却持之以恒。

这里我私自将他理解为感情在不知不觉中出现,余生又在无声中至死糜他,最终红豆打坟归于沉寂。颇有“桃花流水窅然去”的自然随意。



阿诚不止一次问过我,为什么是他。



我常说,为什么不能是他。



也许是有一天日头正好,他穿着便服在浇花,他比阳光都好看。



也许是一年冬天下大雪,他冒雪回家,站在门口伸开双臂说让我抱抱他冻僵的身体,表情轻浮,眼睛中满是怯怯的神情。



也许是他与人对抗,愤然抬眼,眼睛里满是倔强与凛冽,看向家人的时候又满是包容和宽厚。



有一首诗,虽不大合适,确实同理“曾见白璧染微瑕,此去经年却不查。”



这种感情不到分别之时,难以体现。



当初分别,他去国外一年。



一年,左不过365天。



可是让人真真切切体会到何为“人道海水深,不抵相思半。海水尤有涯,相思渺无畔。”



不过半年,我便动身寻他去。



那里的冬天太冷,呵气成冰。



我在他们学校旁边的酒店住了几天,才等到跟他见面的机会,时间太紧,他又不能离学校太远,万般无奈下,只能在他们学校门口见面。




他穿着厚厚的棉衣,脑袋藏在大大的帽子里,鼻尖冻的通红,手里抱着一本书,一边跳着脚,一边同我讲东讲西。
无非是在学校的制度,以及教官的严厉和他在学校的好成绩。
我知道他是紧张的。



最后他吸吸鼻子,犹豫半天才问我怎么会来找他。



我笑到“‘摹音画影不如面,眉淡眼浓难得详’怕忘了你的模样,好好看看,加深印象。”

他也笑,把书一丢,手塞进了我的口袋里。



我就势环住他,悄悄道“不知道这种天气里,接吻会不会相互冻在一起。”



他猛的跳开,捡起书噔噔噔跑了老远,才转过头冲我挥挥手,进了校门。



这小子呀。

我回去之后他给我写信,仍是纳兰的诗,他写“起身呵手封题处,却到鸳鸯两字冰。”




这酸小子。




我比他年长,近来他甚爱调侃我“倚老卖老。”
总说我三十岁就开始想着年老之后如何如何,贪心之至。

我常说等我老了,便辟一方院子,种花种菜。



为了证明我的决心,还让他作画一副,画上了我心目中家园,还让他在门前的林子边添上了我。




心满意足看他作画完毕,便收拾排场进屋睡觉。



第二天早上,发现画上的树林边立了两个人,另一个,分明是他。



吃早饭时,我指指他,又指指画,笑他“不诚实。”



他嘴里噙着勺子,晃晃头。



坐近他身边才听见他说“因为我比你更贪心。”




从前有很多人都说是他运气好,碰上了明家人。应该是我明楼运气好,随手一掬,便捧到了属于自己的月光。



是我自己先种了荷,本以为能月夜见芙蓉,不料夜风举荷,荷映月光,扰我做一生清梦的人,必定是月光。


————————————————

我把大哥喜欢阿诚的时间提到了他去军校之前。


对我就是二设【doge脸】


看完童瑶的知乎有感而发。。


也许是我这一生太糙,看她写的青梅竹马,根本没感触!!不理解为啥那么多人喜欢。。

而且我觉得她。。文笔。。真的。。挺。。玛丽苏。。


而我!!我的青梅竹马很帅啊。

然而我们俩见面都是先踹对方一脚的!!

我摔倒他都是笑够了才扶的!!

什么考试不及格他会帮忙补习我们也有!!但是我们之间根本不存在他揉揉我的头说“又错了,傻瓜。”

他只会说“就知道你不会哈哈哈哈傻逼”

我。。呵呵。。

什么跟自己青梅竹马谈恋爱呵呵呵呵……

经常他跟他女朋友去开房让我一个人在外流浪!!还要假装自己不是单身狗女屌丝!!

我他妈招谁惹谁了我!!!!


我的心。。仿佛是死的。。

评论(116)
热度(859)

能令暂开霁,过是吾无求。

© 我竟然这么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