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竟然这么帅

【蔺靖】大梁奇缘密事(五)

伪更。
极短。

嘿嘿嘿你来撕我呀~撕我呀~




“小殊,今晚我们就住在你的营帐里,好生讨论战争事宜。”

萧景琰这一句话如同重石坠地,哐唧一声,方才还活蹦乱跳的蔺晨好像突然被打断了腿。


列战英心里一惊,“完蛋,这是要腥风血雨啊,我还是赶紧跑吧。”


蒙挚心里乐了“他俩终于要睡一起了哎嘿嘿嘿。”


黎纲抬头看见蒙挚乐得不行,心知他肯定是站错西皮了。



“嗯?我们……”梅长苏本来也扶在萧景琰胳膊上的手顿了一下,他微微侧眼看着一边仿佛被打散魂魄的蔺晨,暗叫不好,他自己竟然成了拆西皮的人,这可如何是好。


蔺晨伸手把地上的剑拔了出来,“皇上,拿好您的剑啊。”眼睛上下逡巡着,炽热的仿佛能把萧景琰的衣服给烧了。

“蔺先生,你这样看着我,是我哪里不妥吗?”萧景琰伸手接过剑,眼睛纯净的跟山涧水似得,看不出有任何情绪。

“妥妥妥,浑身上下无一不妥。”蔺晨笑道“全天下间,只有您做事,对是对,错也是对。”

“皇上您缘何还不懂?蔺先生这是心悦君兮……可是那个君…哎哟喂…”

“君无戏言君无戏言”说着蔺晨对着黎纲一拧,“滚滚滚,你再多嘴我喂你毒药了。”

萧景琰眉眼一低,带着点笑意“庸医。”转而又看向梅长苏“小殊,就这么定了。”

“定什么定?干嘛呢?战英,把你的剑接我用用。”蔺晨伸手。

列战英看看自家九五之尊,又看看脸色难看的跟土似得蔺晨,手放在剑柄上,犹豫了。

蒙挚忙不迭的拔剑,“给,蔺公子这是要干嘛?”

蔺晨一吹剑,轻笑,“弑君。”


蒙挚真想把剑抢回来冲自己的喉咙刺个对穿,造孽啊!


萧景琰闻言转头,面净若莲,下巴一抬勾勒出一个带着睥睨意味的笑,手指冲着蔺晨一勾“来。”

妖孽啊!祸水啊!
琰以颜治国,诚不欺我啊!


这么一来先怂了的是蔺晨,人把剑一摔,气冲冲的陪外面的人喝风去了。

【one night in边关,我喝下许多风。】←对这句依然没有
——————————————————
所以当晚萧景琰还是进了梅长苏的帐子。

“景琰,你今日甫到,我们先从地势说吧。”

萧景琰点头,站在地图前,梅长苏站在他旁边,俩人宛若璧人。

“打仗嘛,不外乎天时地利人和,这个我最懂,还是我来吧。”蔺晨撩帘子进来,还没靠近,萧景琰迅速转头,用眼神将蔺晨封杀了。

蔺晨转头,去拉在一旁打瞌睡的飞流“那行我跟飞流出去玩,飞流,走咯,带你去举高高。”


飞流身子一翻一个回旋踢过去了。
小孩子起床气大嘛。

蔺晨就势一倒装作不经意的退到了萧景琰旁边,仰着身子看向萧景琰,“美人儿,看我。”

萧景琰一时没反应过来,自然的低头看他“如何?”


蔺晨双手一抬揽着萧景琰的脖子强迫萧景琰弯下腰,吧唧一下亲在人下嘴唇上了。

什么扇巴掌骂流氓掩面哭那都是小姑娘干的事,蔺晨凭借自己这么多年来把妹的经验,他知道萧景琰不会干这种事。

萧景琰当然不会。

因为萧景琰没有任何表情波动的把自己的佩剑抵在了蔺晨的胸口上。

汉子难把,尤其是属性是皇帝的。

【在车上明明是你炽热的眼神盯着我,如今我主动你为何对我下此毒手。】←

“你要是再叫我美人,我就把你舌头割了。我就当刚才的事没发生过,出去吧。”


“唉,‘欲把相思说似谁,情浅人不知’情浅人不知啊。不知啊不知。”蔺晨嘴里说着,大阔步出门去了。


“胡说八道。”萧景琰眼底像沁了春风,带着一丝甜腻。



梅长苏把手拢在袖子里,一只眉毛挑起,“不急,还有一首诗呢。”



蔺晨的声音又传来,“彼狡童兮,不与我言兮。维子之故,使我不能餐兮。彼狡童兮,不与我食兮。维子之故,使我不能息兮!”



“先生,吵!”飞流拧着身子捂着耳朵躲在梅长苏身后。



梅长苏身子一低,唇前竖起一根指头,冲飞流笑道,“嘘……不要耽误景琰和蔺公子……”




萧景琰剑一拔“大家好不容易睡了他在那里简直丢人现眼。”





不要耽误景琰和蔺公子……额……相爱相杀。




——————————
我决定每天在微博上分享一句大哥的情话哈哈哈哈哈哈哈,假装自己是个情话小能手【并不是。


所以问一下大家觉得我写过的文里大哥哪句比较好。

我个人比较喜欢的是那个“是我自己先种了荷,本以为能月夜见芙蓉,不料夜风举荷,荷映月光,扰我做一生清梦的人,必定是月光”所以先写了那个嘿嘿嘿。

【谁说我是空手套白狼骗大家再去翻我的文了?!谁!!出来!老子真想给你一个么么哒!(*^3^)

评论(46)
热度(474)
  1. fripside我竟然这么帅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哟吼哟吼

能令暂开霁,过是吾无求。

© 我竟然这么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