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竟然这么帅

【知乎体】分享一下自家的年夜是什么样的

注意!此篇为风镜!台丽!楼诚!

本来是昨天的,结果太【抢】忙【红】了【包】,所以今天更。

团圆啦~

想把所有的梗加起来写个温馨风,结果我也不知道我在写啥_(:з」∠)_


小明的风格年后会有的~小哭包会有的!论坛体也会有的!!
新年快乐裱褙们~



分享一下自家的年夜是什么样的


明镜, 家国共团圆。

习俗论不上,我翻来覆去跟明楼他们讲的都是无论怎样都要“团圆”。

早年间很多事我已经记不大清了,只记得那时候明台和阿诚还小,出去置办东西的时候明台总是哭着闹着要坐在明楼的臂弯上,阿诚探着胳膊紧紧抓着明楼的衣角,我在后面提溜着东西不紧不慢的跟着,明楼的另一只手提满了东西,嘴里还要不断应付着明台和明诚轮番塞到嘴边的糖葫芦。


有小孩子的年夜饭十分热闹。
明台爱撒娇,想吃什么东西,总是扭着身子,毛茸茸的脑袋在我怀里拧来拧去,我便伸筷子夹给他,往日里明令禁止他少吃的糖,也在年夜的时候背着明楼偷偷多塞给他一些。

吃饱了他便拉着阿诚满屋子的跑,爬上爬下,玩具呀零食呀哗啦啦扔一地,明楼跟在后面假意呵斥他们,我跟在明楼身后假意捶打明楼,再一家人窝在一起笑成一团。

阿诚寡言,总是端正的坐着,小手却捏着小拳头,眼睛盯着自己想吃的东西,转而再盯明楼,明楼就了然的夹菜剥虾剥蟹,蘸了汁含着笑意喂到他嘴里。

再大一些,他们虽十分忙碌,有各种原因能不回家,仍是除夕的时候风尘仆仆的回到家,一家人吃一顿年夜饭。
只有他们兄弟几个去法国那一年。

阿香收拾了一桌子的菜,我俩安静对坐到了12点。

也许是安静的太可怕了,也许是阿香确实想念他们这些少爷们了。
阿香犹犹豫豫的站起来说大小姐,要不我把大少爷他们之前寄的信再拿出来您读读吧。

“月有盈亏花有开谢,想人生最苦离别。”

我伸手止住了她,另一只手忙不迭的捂住了突然一热的眼睛。

我明镜执掌明家以来,什么大风大浪都见过,唯独抵不过亲人离别苦,最怕跟他们几个散了。


去年仍是一个个跟我报备说不能回来过年了。

我跟阿香对坐,忽然外面迸出银光,显然是有人放烟花,我慌忙起身,便见明楼跟阿诚站在烟花面前一起转过了身。

两人侧头一笑便伸手讨红包。

俩人穿着风衣弯着腰,笑的眉眼弯弯,净是年味。

不过一会,明台便嘴里喊着大姐进了院子,仍是先抱着我的手臂撒娇。

阿诚抿嘴一笑,央明楼把明台行李拿回屋,明楼嘴上不饶人,脸上全是臣服于命运的喜色。

我所有的愿望,上天一定听见了。

我希望,一家人在一起。


今年明楼跟阿诚最先回屋,匆匆跟我道了新年快乐之后,俩人便窝在客厅的沙发上摆弄明楼淘回来的一幅画,又是查作者又是讨论裱完挂在那里,热闹得紧。

倒是明台,往日里还没进大门就大声喊着大姐,今年倒是悄声无息的进来,手背在后面拉着一个姑娘倔强的站在门口,那神情,既执拗又渴望我的认同,倒有几分当初明楼同我讲他跟阿诚的事的时候的样子。

那姑娘很是好看,素净又带着灵气,尤其是那双眼睛,像一汪净水,埋藏着她所看到的所有肮脏,她抓着明台的手安静的跟我对视,我听明楼讲过,姑娘叫于曼丽。

他俩身上有淡淡的硫磺味,想必是在外面放了烟花才回到家的。

我带上门的同时,也揽住了曼丽的肩膀,我说天冷,让他俩赶紧进屋。

曼丽的眼睛竟是有几分湿润的样子,又微微偏了头不大愿意让我看见。

我也就势转身,让阿香把菜布好。

明楼每到过年,总会唱上几嗓子,去年是《苏武牧羊》,今年必定是《游龙戏凤》,阿诚支着二胡,跟他一会对视,一会对唱,打眼里都要泄出来春光。

明台低着头,低低的跟曼丽讲两个哥哥平常的事,引得曼丽埋在碗里咯咯笑个不停,抬头看看明楼和阿诚,又是忍俊不禁。

忽地窗子那里有“哒哒”的声音,像是谁用骨节在叩窗户。

我起身去看,阿诚怕有什么事,也放下二胡跟了过来。

出门便见王天风穿着灰色长袍抱着一堆烟花站在窗子口。
阿诚看见这阵势便委了身回房间了。

王天风把烟花往我身前一送“放烟花吗?”

如同他少年时候穿着剪裁合身的西装,提着鸟笼站在我家窗子口压低声音问我信不信他能让那只鸟儿说我爱你。

最后他的鸟儿还没学会说话,我们便各走东西。

年少记忆和面前的新面孔重叠,竟然有些虚晃的感觉。

我接过他的烟花,转身招呼明楼们出来放烟花。

几个人匆匆忙忙跑出去,将我手里的烟花分了去,各自在院子里占了一片位置放起了烟花。

明台和曼丽互相冲对方挥舞着烟花,末了又手拉手一起放。

明楼不喜参与这种事,看着阿诚在前头张牙舞爪的闹,歪着脑袋嫌弃他,手下却不停的给他点烟花。


王天风站在我身边,我竟然有种我仍是在十六岁三月份的下午,他向我炫耀那只鸟的时候。

他侧头,“以后,我能跟你们一起过年吗?”


十分感谢上天的安排,在风饕雪虐的冬季之后安排一个春天,一个给所有有希望的人的一个春天。




评论(95)
热度(1244)

能令暂开霁,过是吾无求。

© 我竟然这么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