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竟然这么帅

【蔺靖】大梁奇缘密事(七)

宝宝们乖,这依旧是哭包皇帝系列,快更完啦!就给它个正式的名字叫大梁奇缘密事。

是不是瞬间高大上了!!!!!

这个名字来自 @浪味仙侠【假装能艾特到妹子。】

想要还得把前面的一系列改名就觉得心塞嘤嘤嘤。


今天的依旧是lo主的单口相声……




话头调回梅长苏这边。

营帐里乒乒乓乓,乍一听像另一个战争现场。

一个是摸着对方大腿和腰睡大的竹马,一个是九死中救自己一条性命的生死知己,哪个遭了罪他梅长苏心里都不舒坦。
——其实相比之下蔺晨遭罪他没那么心疼,甚至还有可能拍手叫好,他就是怕蔺晨对萧景琰下毒手,他心疼景琰。

他提提气,甩下还处在“天哪死人竟然复活了”懵逼状态中的列战英,大跨几步往萧景琰的营帐里跑去。

这几步走的实在不沉稳,他喘着粗气掀开帐帘“蔺晨,释怀乃人生态度,你别为难景……”

萧景琰白花花的胸脯全露出来,大冷的天儿,萧景琰满脸汗揽着蔺晨呢喃——萧景琰才是真·释“怀”。

听见梅长苏的声音,萧景琰喘着气探头。

您猜怎么着——

嘿,可巧了,蔺晨手边就有这么一把短匕首。
蔺晨背对着他伸手正摸匕首呢。

梅长苏眼尖,一眼就看到了匕首,心知怕是难逃一劫。他看着上衣挂在身上的蔺晨沉吟了一会儿,脸色未变,转头冲帐外喊“战英,你推我干嘛?”
又转头看蔺晨,“哟,治病呢?皇上保重龙体啊。这把匕首我就拿走了,不安全。”

列战英半响回了神,冲着啜着热茶蹲在帐外听动静的梅长苏问“苏……梅……额……林……那个公子,您刚刚叫我?您蹲在皇上帐外干嘛呢?”

梅长苏的茶杯啪叽掉地归西了。

沉稳如石,气质如茶的江左梅郎,此刻仿佛是石块碎裂,茶水沸腾,他扭头对着列战英狠狠一指,提衣服跑了。

“皇上帐外有什么问题吗?”列战英心下疑惑,看着梅长苏跑了,他便走了过去。

帐里只有一声藏在喉咙里转了几个圈压抑又悠远一声“嗯……那里别……”

列战英愣在了原地。讷讷道“皇上和蔺公子……”
列战英心里又乐了,我就说皇上和蔺公子不简单!

要说实在话,列战英的声音确实不大,不过营帐隔音效果差呀。

蔺晨气红了眼——哪都有你列战英!

沉寂了一会儿,蔺晨低声,“景琰,你的佩剑呢?我出去斩个人。”

列战英不知道灾祸将至,还猫着腰,打算从帘缝里琢磨点啥。

士兵正开庆功宴呢,突然发现列将军没在,皇上自打被蔺公子抱走后也许久没出现,不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所以有几队人便打算在不冒犯皇上的情况下,偷偷来皇上的帐外看看。

这队人到的时候,正赶上列战英撅腚往帐缝里瞅。
而列战英的心里也炸了惊雷——不偏不倚地,他正好和蔺晨对上了眼。

列战英的心里阴影大如锅。

四目相对处,眼神里的戏都十分精彩。
列战英满眼都是“死了死了被发现了。”
蔺晨满眼都是“呵呵。”

蔺晨挥剑而出,列战英使轻功避之。

好巧不巧,列战英跌在了士兵堆里。

蔺晨着自己的里衣,穿萧景琰的罩衣,拿着萧景琰的剑,跟倒在士兵堆里的列战英形成对峙之势。

主帐里萧景琰的声音仍是低沉动听,如今又稍微带了那么一点点没褪去的情欲“蔺晨,你怎么穿我衣服?”

几队人瞬间恍然大悟——蔺公子的身份终于真相大白了。说他是军医吧,没见过他治病,说他是军师吧,他长得又没梅长苏聪明。现在明白了,合着他是皇帝床上的红人啊!

妥妥的垂肉不垂帘听政啊。

他们又用眼神在蔺晨的身上摸索几圈,这蔺晨挥剑自如,行动流畅——啧啧啧,看来皇上技术不行啊。

蔺晨全然不知那一圈人在脑子里脑补了无数幅只能打马赛克的内容,最主要的是,在底下的人,还是他蔺晨。

现在明白真相的怕是只有列战英和梅长苏了。

不过现在列战英来不及想那么多,满脑子都是怎么保住自己的命。

“蔺娘…公子……您这是要杀了列将军吗?”几队人里头领头的,颤颤巍巍的问出声。

素闻琅琊阁少阁主武功高强,一剑毙命毫无悬念。

蔺晨心里琢磨家丑不可外扬,人丑不可外出。

便提唇一笑,用眼神把列战英碾的稀碎,“哪里,皇上看诸位辛苦,让我拿他的剑给大家跳支舞助助兴。”


“蔺先生,请吧。”萧景琰从营帐里出来,抱臂站在那,一副看戏的神情,就差手里抓把瓜子嗑了。

萧景琰衣服将穿未穿,胡乱裹了披风便出了帐门,只等看蔺晨的笑话。

可他实在不知道自己此刻是何种模样,脸上如搽了淡胭脂,眼睛里雾蒙蒙一片,含着丝春意般的笑。
梅枝上的落雪,梨花上的春雨,荷叶上的露珠也不过如此。

一群士兵看天的看天,看地的看地,有些承受能力差的,眼珠子往上一蹦,彻彻底底的昏了过去。
——————————————
话说梅长苏提衣服走了之后就回了自己的帐子里,支着耳朵听动静,恰好听到了萧景琰的话。

他便扯着飞流出去看热闹。
飞流趴在点心盘上,看看点心又看看自家先生的脸,难割难舍。

梅长苏把点心盘往飞流怀里一塞,便拉着他出了帐子。

拨过好似横尸一片的士兵,梅长苏如愿以偿的看到了自成一景的萧景琰。

梅长苏自然而然的伸出宽大的袖子严严实实遮住了飞流的脸。
——飞流拿着糕点却摸不到自己的嘴在哪,捏着糕点哭哭唧唧。

真是乱套了。
庆功宴差那么一点点就成萧景琰的脱衣舞会场了。
堂堂一国之君,成何体统。实在痛心又疾首。

蔺晨愤而摔剑“胡闹!”
三两步过去把人一抱,送进了营帐。

梅长苏叹:帝王之威真是消失殆尽啊。就这还打算选妃呢?弯的都能荡秋千了。

没昏过去的士兵也叹:蔺晨真是一个泼辣的娘娘啊。选妃也可以选男妃吧?


当夜皇上宠幸蔺公子的消息便在军队里传遍了。连备马的小厮,都在蔺晨的马背上铺了一层又一层来减震,恨不得在马背上现造一个床,以备第二日启程之需。

帐外守夜的士兵也纳闷,这蔺公子真能沉住气,帐里头的声音全是皇上一个人发出来的。




评论(33)
热度(416)
  1. fripside我竟然这么帅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哟吼哟吼

能令暂开霁,过是吾无求。

© 我竟然这么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