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竟然这么帅

【谭赵】救死扶伤(六)

还有没有人记得这篇谭赵【躺下】

我说了要修改剧情来得……

把海边接吻全部砍掉,老谭继续追【住嘴】

如果不出去玩的话我就要恢复这篇的更新啦【骄傲】

新剧情从他俩进海鲜大排档开始,还记得剧情的记得直接翻就可以了……😂😂不记得的……重头再来??

至于之前的我还没来得及修改……不过为了剧情衔接我还是放出来吧😂😂

那个知乎体啊……我知道我欠着呢,可是我电脑发不了图啊!!!二胖给我的投喂都没办法发粗去【噘嘴】

——————————————————————

院长把两杯香槟递给了尤柯和尤文卿,尤柯拿着杯子执意要去碰赵启平的空杯子,打算趁机扶一下赵启平的腰,偷摸占个便宜。
赵启平察觉到他的意图,手臂一收,往后退了一小步。有些人对你的喜欢,简直是今生最大的厌烦,比如尤柯。

谭宗明的杯子从中把他的杯子直接拦下,抬眉跟尤柯轻轻碰了杯。谭宗明的杯子一斜,比尤柯的杯子高了点。“尤总,您的儿子真是一表人才。”

“哈哈,哪里哪里,他刚从国外回来,什么都不懂,都得仰仗你照顾呢。”尤文卿上前一步赶紧和谭宗明碰了杯。

“宗明在家的时候还说呢,听说尤总的儿子回来了,念着说要见一面呢,这不,就见着了。”旁边的女星又娇滴滴的开口,声音绵软地像从肚子里发出来的声音。

这话水平忒高,又是宗明又是家里,一下子奠定了自己的位置。
赵启平抬眼冲她看了过去,眼睛又轻描淡写的移到了谭宗明身上,没有任何情绪。

谭宗明却急得想咬舌,这什么人啊!听说这个叫白练挺机灵的才带的她,怎么一句话这么稳准狠的在赵启平面前给他挖了两个大坑,他跟她说的是尤总的儿子好像是那个被他撞的倒霉孩子,他要去确认一下是不是他。况且根本不是家里,是那个女星自己的公寓。

“是吗?那太好了!能得到谭总的青眼是小儿的幸运!来,阿柯,跟谭总好好聊聊,凌院长,咱几个就过去谈谈别的?”尤文卿简直是打蛇顺杆爬,恨不得谭宗明今晚就能跟他儿子圆房。

“啊……那个……赵医生你的意思呢?”凌院长转头瞪一眼赵启平,压低声音“不是叫你主动点吗?你看他这都跟别人跑了。”

赵启平冲着尤文卿一笑“我没意见。这位姑娘,也没意见吧?”
他就可劲装聋作哑,把院长的话丢在了地板上。

“爸,这种事倒不着急,我上次和赵医生谈话不欢而散,一直想找他继续……”尤柯在一旁接话。

“不用了,你还是跟我聊聊吧。”谭宗明截断他的话,为了不让尤柯再接近赵启平,他只好丧权辱国了。

方才赵启平拿了白练的香槟,白练心里就觉得赵启平这是看见她太好看所以乱了方寸,在这个圈子混久了总是比较善于利用别人的心意,白练离开了谭宗明的胳膊,顺手就搭上了赵启平的臂弯。“我不介意。”

院长看一眼谭宗明,谭宗明面上虽不动声色,但眼里仿佛淬着毒,明摆的,谭宗明很介意。他默默在心里给白练立了碑点了蜡,希望她以后的事业无波无澜一路顺风前程似锦星途璀璨。

赵启平礼貌的点点头,叫来应侍接过她的外套和包。动作随意而自然,绅士又不做作,白练愈发觉得赵启平特别喜欢自己了,挽紧他的胳膊走的千姿百态。

几个人遂散开,给尤柯和谭宗明腾了位置,确切的说,应该是比武场地。

生意场上的人的推杯换盏十分随意,尤文卿跟院长聊过之后就又去觅新的下手对象。

白练更不必谈,缠着赵启平半天,赵启平眼睛跟安了过滤器似得除了礼貌的客套,愣是没多看她一眼,她也知趣的游荡到了别处。

至于赵启平就是请来镇谭宗明这个山头大王的,既然谭宗明不要这个压寨夫人,那凌院长也不好再麻烦他,干脆地告诉他要是没什么事的话可以提前离场。
赵启平没走,坐在离谭宗明和尤柯不远的地方,百般聊赖的拨弄着手机。

尤柯看谭宗明犹如斗牛看红布,仿佛要把谭宗明踩在地上用牛蹄子踩他个百八十圈才过瘾。
他跟谭宗明坐在一旁,谭宗明翘脚而坐,他就把脚翘得比谭宗明更高,恨不能凌空来个大劈叉。

“我查了一下你,我听说你有一个所谓的老朋友,住的你的房,开的你的车,而且是想开哪辆换哪辆,在国内没有任何背景的她,还直接进了你公司当高管。”尤柯把手伸到谭宗明脸前拍了两下,“养情人还不忘缠着我们启平,牛逼呀。”

谭宗明陷在沙发里,双手交叉亘在腿上,微微眯了眼,“真不巧,我也恰好查了你。你高中和赵启平同校,之后赵启平出国你随他而去,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他的学校两人同寝而且换室友的程序十分麻烦,而他最开始的室友不是你。你用了不入流的手段两天之内将他的室友换走,并且走时其室友还伴有一定的外伤。在赵启平毕业回国后你对其进行电话和短信的轰炸式骚扰,最后逼迫其完全换了联系方式。最近你又找到他,除了电话短信外,竟然还上他家和他工作的地方进行骚扰——”谭宗明拿起桌子上的酒微笑冲尤柯示意,“你是三十岁不是三岁,如果你再不停止的话,我手里任何一样证据都可以告你了。尤柯小朋友。”

“我就是喜欢他!”尤柯一把将谭宗明的杯子扫开,杯子里的酒溅了谭宗明一身。

赵启平感觉到动静抬头瞧了一眼,脚下犹豫了几秒准备过来,想到以谭宗明的能力在尤柯这边肯定是不会吃亏的,又低下头继续摆弄。

谭宗明一点点擦干净身上的酒,脸上再没了笑意“你那是骚扰。而且你那天晚上,是性骚扰。”

“那又怎么?”尤柯抬抬眉,在作死的道路上手舞足蹈地越跑越远。

“没怎么。我只是希望在你没有能力帮助你父亲在这里站稳脚跟之前,不要惹怒我。生意场上,我虽然从没有拿过刀,但是不代表我不杀人。”谭宗明的长相原本是那种很正气的英俊,他现在冲着尤柯满是侵略性的挑眉,反而有一种从骨子里黑化的邪气,他的香水是很经典的圣罗兰鸦片,一股脑的包围了尤柯,一瞬间他竟然觉得大脑空缺了一段,只感受到辛冷和诡谲。

谭宗明起身,整理自己的领带,勾勾唇又自嘲似的笑了“啧,我怎么跟你较起劲来了。”

谭宗明喜欢你来我往,跟人斗智斗勇尤其刺激,可惜尤柯道行太浅,智商线划的太低,有这时间跟他斗还不如花点时间想想怎么逗自己的小祖宗开心。


尤柯那边的事解决了之后,谭宗明径直往赵启平那边去,坐在了他旁边的椅子上,顺手就搭上了赵启平的肩膀。

赵启平懒懒的抬头,慢悠悠的开口:“伤好的挺利索的,嘴皮子这么快。”

“那可不,也不辜负我天天掰着嘴往里头撒药。”
赵启平鼻子里轻轻嗤一声,把头侧向一边。

“带你出去玩吧。”谭宗明的手玩弄着赵启平肩头的一块布料。“东极岛怎么样?”

“我就两天假。”赵启平伸手把谭宗明的手拍开“再说这什么季啊?净下雨了。”

“你就答应我就成了。其余你别操心。”

赵启平点开手机,谭宗明急急忙忙伸手去遮屏幕“你别不说话,到底去不去。”

“你倒是让我看看那边天气怎么样呀。”

谭宗明盯着赵启平认真翻手机的侧脸忍不住眉开眼笑。
忐忑的递出去的邀请被人稳稳接住的感觉就像少年时代送出的第一封情书有了回应一般,夜不成寐之后突然松懈的心情柔软的像触碰在奶油上,满脸都是可以溢出来的甜腻。

11、
谭宗明把赵启平接到家里,把赵启平打发睡觉。半夜三更给自己人打电话安排,又列了一大页清单把赵启平的喜恶交代清楚,生怕手底下的人弄错。
为了不耽误赵启平的时间,谭宗明又安排了直升机,两天的假生生被谭宗明给安排的像出国旅行,还是住小半年的那种。

赵启平从睁开眼到被谭宗明指挥着收拾东西再到最后到达东极岛,全程呆滞而迷糊。

他终于知道谭宗明所谓的“不用操心”是什么意思了,就是赵启平只需要负责呼吸就可以了。
赵启平甚至觉得自己凭空多了个小爹。

直到谭宗明拉着大旅行箱,把一个小纸袋递给他时候他才彻底苏醒过来。
他以为手里是谭宗明要他拿的东西,垂眸一看才发现是一袋零食。

“还有一段路走呢。”谭宗明冲吃的扬扬下巴,“无聊的时候打发嘴吧。”
谭宗明第一次跟赵启平独自出来旅游,生怕赵启平觉得自己无趣,干脆备上零食,要是赵启平不想理他,或者两人没话说的时候就让他吃零食,省的尴尬。

赵启平抬抬手腕,“带路?”

谭宗明忙不迭的扯着行李箱带路,非常有作为铲屎官的自觉。

东极岛没下雨,但是也不是晴天,空气有海上岛特有的湿腥,刚上岛的时候有一点薄雾,等赵启平和谭宗明到达住的地方的地方,雾已经散尽了,岛的全貌显了出来。

住的地方也是谭宗明找人安排的,是渔村里一个普通的民居,摆设也很简单,饭点的时候谭宗明打个电话就有人过来做饭,没事儿的时候就他们俩人。

“还适应吗?”谭宗明扫一眼屋子。

赵启平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抬着眉冲谭宗明笑“有什么适应不适应,挺舒服的。这儿有什么好玩的?”

“最好玩?嗯…最好玩的就是无所事事。”

“什么?”赵启平忍不住笑出来,“谭宗明,你别逗我。”

“我没逗你啊,跟我走?”

“走就走!”

谭宗明从旅行箱里掏出来相机挂在脖子上,“走吧,非专业摄影师和小赵医生的环岛漫步之旅。”

岛小路少,四处都是礁石路,只需要随性的沿着礁石路随意走便可,走不通的路稍微一拐又是一道新路,漫无目的就是最好的目的,这里没那么多郑重其事。比起投石问路,这里更合适撒丫子放之于野。

谭宗明透过礁石拍海,也透过礁石拍赵启平。
有的时候出镜的甚至只有头顶几根被风吹散的头发,或者不经意间伸进镜头的几根手指。

岛实在不大,天擦黑的时候两人已经逛的差不多了,谭宗明领着赵启平去了这里出名的海鲜大排档。

这个时候已经过了旅游的旺季,里面不是很火热。
“人都说,出来玩最爱拍照的人最无聊了。”赵启平坐在椅子上,双手交叉。

“我之前去过很多地方。”谭宗明把剥好的虾放在赵启平的盘子里“照过很多景点,也照过很多人。男人啊,女人啊,国内的,国外的,亚洲非洲美洲,几乎没有落下的。”

“你一个人?”

“嗯。然后我发现,我虽然很爱我镜头下的世界,但是十分遗憾的是,我的镜头下却没有我最爱的人。”谭宗明抬头看着赵启平把虾叉起来放进嘴里才又开口,“你看着我挺自信的,但是我挺怕你以后再也不愿意跟我一起出来玩,我不想镜头下错过你。”

赵启平犹豫几秒,“你能给我递个螃蟹吗?”

谭宗明低头笑了出来,抬手拿了螃蟹给人剥好,把蟹肉递了过去。“算了。”

“我这人吧,跟个死水似的,腾不起来浪花。你们的生活动不动都是惊涛骇浪,我怕闪了腰。”

谭宗明舔了舔嘴唇,十分真诚的抬眉问到:“闪腰你怕什么?你不是骨科医生吗?”

赵启平安静的咽下蟹肉,跟谭宗明对视,“说出来不怕你生气,在我心里,你跟曲绡筱基本属于一种人。”

谭宗明垂眸想了一会儿,手捏着叉子以极其缓慢的速度抵上了赵启平的脖子,“就差二寸。给你机会再组织语言。”

“好我重说。确实,可能你俩不太一样。也许我更依赖你,也更乐于接受跟你亲密一点关系,但是就目前来说,再多一寸,都不可以。”

谭宗明往前送送叉子,“再多一寸,还有一寸呢,这就怕了?”

赵启平摇摇头,笑的清淡,“谭宗明,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谭宗明自觉没趣,哐当一声撂了叉子,背着手出了门,神情严肃的跟退休老干部视察社区工作似的。

赵启平也不拦,笑看人出门,谭宗明走出去老远,声音飘过来“吃完你自己回去吧,我去海边逛逛。”
这海是个好东西,不仅能逛逛,还能跳跳。

谭宗明情商是高,但是匀到爱情上的不多。
在国外那会,他就是特老实本分一人,给个椅子发个果子就成的那种听话。别的富二代或者富很多代都开着豪车砸钱泡妞泡吧修炼爱情技能的时候他在倒腾车,别人搂着女友腰摸着大腿睡的时候谭宗明整天跟他的车轱辘和发动机不死不休海枯石烂;别人在研究给女朋友买什么香水送什么口红的时候谭宗明在想他的车喷什么漆好看。
所以别人在红尘海里已经是浪里白条的时候,谭宗明还在岸边捡贝壳,偶尔搁浅滩涮涮脚的那种。

赵启平段位太高,属于那种能在水中央不带鼻夹跳水上舞蹈的那种,谭宗明直接给自己找了个大难题,他在爱情上的能力不足以支撑他游到赵启平那里,所以他俩之间总是隔了这么一段距离。

谭宗明一人从大排档出来之后,心里总归是不太放心,在旁边找了隐蔽点的石头坐着等赵启平吃完东西晃着回了两人住的地方他才往远点儿海边去。


谭宗明想不明白是哪里出了问题,他一朋友跟他说,感情这事特简单,最大不过你看上一人你特想睡她,然后睡到离不开了就结个婚,对着这么一张脸一辈子不腻的过,就这么大点儿事。

但是他发现对于赵启平和他来说这事没这么简单,他要真摁着赵启平睡了,赵启平能立马掏出手术刀数着他的骨头把他拆了。

他在这之前从来没有想过有钱办不到的事。现在不仅有钱追不到的人,还有钱睡不到的人。

愁。

海边的夜景尤其好看,礁石旁边是薄薄的雾,月共潮生,给四处都漆上一层银光,为了缓解方才俩人的僵硬气氛,谭宗明开玩笑似的给赵启平发短信「想送给你一个月亮。」

赵启平的短信很快「我又不是嫦娥。」

「哟,回这么快?没睡呢?」

「我这不是在等天蓬回来吗。」

谭宗明冲屏幕一笑,心道“还说你不是嫦娥,你不是嫦娥我追谁去。”

想完之后谭宗明突然又有点怅然,自己方面学习那会都没这会追赵启平这么下功夫,偏巧这人就这么油盐不进。
到底最伤人的还是谭宗明自我对比一下,本来还觉得自己比曲绡筱还是重要那么一点的,还觉得挺对不住人姑娘的,结果赵启平一句话给他使了个大绊子,把他给摔了个四仰八叉。
原来他在赵启平心里跟曲绡筱平起平坐。

还真是,悲从中来!

谭宗明回去的时候已经不早,赵启平已经睡下。
卧室的床挨着窗子,外面的月光跟翻了的水似的泼了一屋,赵启平的脸被月光映的发着莹莹的光芒,本来线条硬朗的脸此时柔和了不少。赵启平睡得深,发出轻轻的鼾声,喉结不时的上下滚动。

谭宗明也不困,坐在床头盯着赵启平的脸发愣,这个人怎么这么烦人,连睡着的时候都是不动声色的好看。

评论(18)
热度(194)

能令暂开霁,过是吾无求。

© 我竟然这么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