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竟然这么帅

【知乎体】【楼诚】作为一个电灯泡该如何锻炼自我修养?

万万没想到这篇先更了嘿嘿嘿,lofter终于死灰复燃了。

 作为一个电灯泡该如何锻炼自我修养?

这是一个空手套攻略的问题。

明台,卖哥72式书已出,私我购买。

真佩服题主,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还想有修养。
而我,却我只能控制住自己做一个合法的公民。

我的背景我就不用交代了!!有兴趣的翻翻我的回答!!我的高赞全都是靠卖我两个哥哥得来的!!看完之后你就会觉得我卖他俩卖便宜了。
顺便打广告一下自己的书,仅售四十二块五。

说实话,一本书根本不够写!!就他俩对我的欺辱,我能写五十万字的自传,或者什么五年被虐三年被打,被虐大本营,奔跑吧明台等等,还附送特典和明信片!!惨到超过高尔基的童年!比奥斯托洛夫斯基还钢铁!


不好意思,广告词写多了,接下来进入正文。

惨案发生在七夕的前一夜。
大家知道,我大哥是属于那种从小没受过挫折所以向来有迷の自信的人,所以在大哥在没有征得阿诚哥同意的情况下他已经非常自我的安排好了七夕的所有事情。

一脸胖男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的模样。
然后!他!在没有给我准备任何礼物的情况下!拿着图片过来问我阿诚哥戴哪款表和领带好看!!

Hello ??Hello??大哥你睁开眼睛看看,你跟前还有一个会呼吸的脊椎类灵长目动物呢!!


像过去的十几年一样,我抱着我哥的手臂撒娇问我哥要礼物。
然后我哥十分沉稳且神情严肃的停顿了三秒之后,转头看着我,“哦,那你觉得阿诚戴银色还是金色好看?”


Excuse me????所以刚才我说的话被上海的大风刮走了??请来一阵大风把我哥也带走谢谢。

要是我手里有面镜子我一定要让我哥看看他丑恶的嘴脸!!
吃枣药丸!!!
我仔细想了想,在不要脸方面我大哥还是挺要脸的。


之后我大哥跳过了我所有要礼物的要求,自顾自的为阿诚哥挑了礼物,然后走之前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感谢我的建议。
不客气!!!感谢我不如买表给我!!!
我的抗争圆满失败。


如果事情这么简单,那么人间就不会有惨剧。
作为一个灵异界冉冉升起的鬼火,让我来简单讲一下恋人砍刀下的心魂是如何诞生的。


是这样的,大哥第二天大清早去买了礼物,然后要送给阿诚哥,说带他出去。
阿诚哥拒绝说因为前几天帮梁仲春打点了东西所以梁仲春把这个表当分红送给了自己。

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呢……就相当于你送别人了一个能吃的苹果,别人回送你了一个不能吃的,还是最新的那种。
如此价值悬殊,必定是有目的。


然后!!我哥就是以那种看待肮脏的PY交易的眼神看着阿诚哥的那块表,摔了筷子说自己吃好了!!阿诚哥也站起来说自己吃好了!!俩人决定出去!!
这种氛围就像是俩小学生要出去约架啊!!
我哥那时候心里肯定不开心,万一出去之后他拧阿诚哥怎么办!这个责任谁来负!!凭着看热闹不嫌…凭着家庭和谐的目的,所以我也坚决的站了起来,说“哥,我要跟你们一起出去!”


阿诚哥吃惊了两秒,还是点了点头决定带我出去。
看看,人间有真情,人间有真爱!!
我哥冲着我微微一笑,我甚至觉得我的半个身子迈进了鬼门关。
但是这点小事怎么能让我退缩!!我快速换好衣服跟着他俩,于是两人一狗就这样出了门!!

为了防止他俩发生矛盾,我坚持拒绝坐在车子副驾驶上!!拧巴着坐在了后座上,在他俩中间,于是我们的队形就由 从 人 变成了 众。



我大哥静静的盯着我,眼神就像看每一个葬身他手下的汉奸,该怎么跟你形容这种气氛的诡异呢…这么说吧,你们……经历过绝望吗?

然后我大哥抿抿唇,“明台,把你的手从你阿诚哥的腿上拿开。”

哥你听我解释!!我只是拿腿当扶手的!!!
我跟你们讲!!要不是我眼疾手快的收了手!!明天报纸头条上葬身车轮下面的富家少爷,就是我!!!


从那之后我的每一根头发丝都在我哥的监督之下,在他那里,我不管干什么都像一只栓绳狗,狗绳有多长……世界就有多大……



所以我要说的是!!什么单身狗的修养不修养,还得看你遇到了谁!!在我哥面前根本不需要有修养,因为他会亲手打碎你这个电灯泡!!

然后大哥把阿诚哥带到了剧院,顺便带上了我。为了防止他俩发生矛盾,我依旧冒着生命危险挺身而出,坐在了他俩中间的座位!!
写到这里,文章的重点基本上就出现了,因为我哥他,拿出了枪,抵在我的后腰上,让我坐在旁边…

在那两个多小时里,我练就了喝饮料不出声吸,吃爆米花不出声嚼直接干吞的绝技。
空气中死寂的气氛浓稠到加瓢水就能勾成芡汁。


我就问一句!!这时候为什么还要自我修养??难道不是该撒丫子跑吗??而无辜的电灯泡做错了什么!!!!

后来看过剧,两人一狗又踏上了吃饭的路。
如同数十年来哄骗小姑娘的招数一样,我大哥能从各种姑娘的耳后变出各种各样的东西,仿佛姑娘的耳后藏着星辰大海。


然后我大哥故技重施,从我阿诚哥耳后变出了一个戒指。
你就说俗不俗!!俗不俗!!俗死了!!

然后我阿诚哥从来平静淡然的眼里竟然荡起了波纹,轻笑出声,然后接下了戒指!!



哦哟,厉害了我的哥,这么俗都行!!

??????



被爱情辣到眼睛的我选择一个人静静地走开,就在这件事过了的数天之后,我问我哥为啥那个套路我阿诚哥已经看了几百遍,还是会被吓一跳呢。


然后我哥晃了晃自己手上和阿诚哥同款的戒指和表,当然大小号不同,冲我一颔首,“承让了我的弟。”



评论(77)
热度(949)

能令暂开霁,过是吾无求。

© 我竟然这么帅 | Powered by LOFTER